七十年前的疏散

1945年上半年,日寇节节败退,已是“日”暮途穷。但是仍在垂死挣扎,困兽犹斗,并且变得愈加疯狂,想来一个“一亿玉碎”,与国家共存亡。

看到日前新民晚报《夜光杯》的文章《痛忆停云里惨案》,不禁让我回忆起70年前的往事。1945年6月4日上午10时许,两架在上海上空盘旋的日本飞机突然相撞,其中一架拖着火焰向地面冲来,坠入了上海复兴中160弄停云里,造成死伤百人左右以及大量房屋损毁。这就是著名的“停云里”惨案。

那时形势越来越紧张,发疯的日本鬼子在这种时刻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我父亲十分担心我们阖家安危,决定把全家老小一分为二,将一半人从上海疏散到杭州老家去。在战乱时老人和小孩最容易出事,所以父亲就让两位年逾古稀的祖父、祖母和两个最小的儿子渊我和四哥冤立即离沪赴杭,并由那时寄居我家的舅父尧舅母夫妇随同前往以照顾我们4个老小的生活遥临行时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躲在家里袁不要出门,特别是要避开日本鬼子。

杭州老家房子比较大,原本由住在杭州的亲戚照看着,我们住进去还是相当宽敞的,对孩子来说有不小的活动空间,可是孩子是关不住的,父亲的叮嘱早就抛到脑后,我和四哥就经常上街蹓跶遥我家就在湖滨,所以我和四哥也就经常到西湖边玩耍,苏堤、白堤、西湖十景,都玩个够,玩得不亦乐乎。其实那时杭州街上很少看到鬼子,因为多数日寇已被调回本土抵御美军进攻。驻在杭州少数鬼子由于害怕新四军袭击也基本上龟缩在军营里不敢出来。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杭州人民还全体拥上街头庆祝胜利,我们两兄弟也就混在人群里一起欢庆,不停地雀跃,相互推搡,好热闹呀。

接着,我们也就回到了上海,短短两个月的疏散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孩子们不懂事,到杭州玩了两个月,还觉得蛮有趣,可是我们哪知道在父母心里却一直沉沉地挂念着我们的安危呀。

圣约翰校友 钱绍昌15-09-16浏览(649
 
校友心声
 
校友捐赠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