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母校

 每当我收到同学转来的《校友之声》,总是怀着一股激动的心情,几乎一口气把报刊全部文章读完,这些有关母校医教研的各项成就、各位校友在不同岗位上所做出的奉献及对母校的深切思念等等文章,总是鼓舞着我们积极奋进,同时也让校友们的心灵情感在此产生共鸣。

 当年,我去曙光医院上班,每当经过二医门口都必然会情不自禁地张望西院的老红楼,东院的三舍、五舍,母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与我无比亲切,往事一幕又一幕的呈现在眼前,六年的学习生活,母校与我恩重如山,我对母校的眷恋是永远挥之不去的。

 记得1953年我从福建考入二医,印象最深刻的是“迎新晚会冶”上生理学科主任张鸿德教授在会上致欢迎词,由于我从未见过教授,对教授怀有十分敬畏的心情,但见到张教授身着朴素的中山装,和蔼可亲的面容与语气,顿然使我感到无比亲切。

 但是,在二医六年最使我感恩一生的事是在1956年秋,当我升入四年级时,患了一场大病,住进广慈医院,得到悉心的关爱和诊治,住院三个月康复出院。住院期间,我得到学院领导亲切关怀,有公费全免诊疗费,学生科科长亲自为我结清全部伙食费及营养费。可是难题来了,按校规我已脱课三个月,必须休学,教务科科长多次劝我休学,除执行校规外也为我健康着想,这些我都理解,但我的家境
极为困难,如果我休学回家根本无法疗养,更严重的是我将会永远失学、终止继续学业的机会。于是我多次向学院各级领导陈述我的困境,并说自己的学业成绩一向很好,要求继续跟上58届学习,院领导根据我的具体情况作出了一项非常科学与人性化的特殊决定,特批我继续留校。为了我的健康起见,学校将我四年级必修的愿门课程按排二年读完,即继续在58届读完四门,然后进入59届再读完4门课程,还安排我在患病学生营养食堂就餐,这是学院领导破例作出的非常特殊的绝定。

 经过两年的半疗养半学习的生活,我顺利修完四年级的8门课程与59届同学共同进入仁济医院进行临床实习,1959年9月顺利毕业分配到上海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担任外科医生参与医、教、研各方面工作。

 往事悠悠,至今毕业已过50年有余,母校二医给予我的关怀我深感无比幸福,同时也感恩万分。当年如果没有母校二医的关怀,哪有幸福的今天?人们常说,世上万事可忘,但是万万不能忘却哺育我们成长的父母,而我更不能忘却母校二医培养我成长的恩情!!!

59届校友 上官步荣15-03-25浏览(670
 
校友心声
 
校友捐赠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