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医气质(二)

优雅迷人的老红楼

 说起老红楼,这座落成于1936年红砖结构的教学楼,是二医的标志性建筑。无论是第二医学院,还是第二医科大学,或如今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门口的招牌在变,但老红楼始终站在那儿,已然成为二医的象征。幸好她还是上海历史文物建筑,因此在时代猛烈的变革中,获得保留。同在西部的大礼堂,因为靠近重庆南路建造南北高架,结果难逃被拆的命运。还好,我们的老红楼还在,我们的青春不至于无迹可寻。

 我们整个在基础部的课程,好多在老红楼上,甚至到最后临近毕业,迎接卫生部毕业统考的大部分复习,也都在老红楼进行。我们的病理解剖实验课就在老红楼的地下教室,那些实验室的窗户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面上,透着半扇窗户的光,我们就在显微镜下认识各种正常或异常的细胞结构,还要用红蓝铅笔画出来,要将细胞的特点画准了,病解试验课的作业才算及格。记得伟哥小提琴拉的嘭嘭响,画细胞结构就觉得好难,好多时拿了我的图去抄,照着我的样子画,最绝的是,他居然连实验报告上也照着我的名字。不过,病解老师是位慢声细语的年轻女老师,典型的上海人,伟哥的实验报告到了她的手上,她轻描淡写毫无责备:名字写自己的吧。也许,就是在老红楼的病解课,结下了我和伟哥“臭味相投”的友谊。

 图书馆位于老红楼的二楼,完全是西式格局、宽阔敞亮的阅览室大厅,精致的柚木地板,坐在宽大的书桌前看书,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彼时八十年代初期,外面的世界还处于物质很匮乏的年代,任何东西只求实用,毫无情调。唯有在老红楼图书馆,即便不看书,发发呆,惬意地从窗户看看外面的操场,便有闲适悠然的感觉。二医图书馆的规模可能在上海高校中不算大,但要论格调和气氛,想来应该是属于“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记得那时经常有摄制组来老红楼图书馆拍外景,于是同学们便围个水泄不通,可以看好半天热闹,如果导演需要临时演员,你就可能被拉进阅览室,当个正在看书的临时演员,我就这样被拉进去一回。

 到了1984年临近毕业,为了让同学们可以更加集中精力迎接卫生部全国医学院毕业统考,学校安排大家集中在老红楼几个教室复习,这时候晚自习都要点名的。学校甚至给大家派发“利他林”和维生素C,迎考的紧张气氛可见一斑。但大学同窗五年,这时男女同学之间的关系就没那么简单了,一旦秘密恋情不幸曝光,学校处理起来毫不手软,一时间风声鹤唳、好多恋情转入地下。学校担心学生谈恋爱影响考试成绩,屡屡告诫。“大家好好复习,不要在老红楼做红楼梦”,老师讲这句话的时候,我至今记得他的眼镜后面是那种狡黠的眼神。

 也许老红楼真的和红楼梦一样,故事有悲有喜。但无论如何,她迷人的气质和优雅的情调,造就了我们身上二医气质的一部分。而今三十年过去了,老红楼仍然是我们青春岁月的见证者。

84届医疗系校友金艳蓉14-09-30浏览(207
 
校友心声
 
校友捐赠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