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冬至与春节

 冬至一过即进入“九”天,寒冬腊月,暴冷开始,古人在冬至日画八十一朵梅花图,日涂黑一朵直至“九九”八十一天“出九”,八十一朵梅花涂满黑色方是春暖之日,诗云:待等画中梅黑黑,才见门外草青青。

 又民谣:“头九二九不出手(手拢在衣袖内)三九四九冰上走……”《东京梦话录》中记述: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也要更易新衣……享祀先祖……如年节,又说冬至一阳生,冬至后白天的日子一天长一线,杜甫诗云“愁日愁随一线长”正是说冬至日也。《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借东风是农历十二月二十日,正好进入“二九”冬至一阳生凭借江面雾气大作,火烧曹营一举成功。

 甲午将逝乙未将临,农历历法天平配地支,甲是十子中老大,午是十二支中老七,周而一圈是六十年后的事了,自从轩辕皇帝第一年开始到如今已有八十个“甲午”了,七十年前轩辕的子孙是四亿五仟万,而今他的子孙是十三亿强,可谓子孙满堂,睡在黄陵中的他老人家一定在眉开眼笑哩。

 旧闻曾记“年”历,一猿牙怪兽每于除夕夜必出噬人,故皆放鞭炮驱之,大年初一众人相见必相揖恭喜,昨夜未被“年”噬,稗官野史,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除夕晚全家团聚吃年夜饭,席间鸡鸭鱼肉十分丰盛,这是一年间老百姓最重要的一顿团圆饭,饭后全家团坐闲聊达旦不泯此“守岁”也,也有半夜去庙宇进香,人头拥挤摩肩接踵意谓“轧神仙”。正月初一乡要牵彩牛游街,用鞭抽打意谓“打春”示来年农历大吉,春节期间写春联也是少不掉的,一般在大门上贴上“物华天宝日,人杰地灵时”,或者“红梅开五福,绿竹报三多”之类,文章时尚人荣获“学术权威”头衔亦荣亦辱精神忧郁,除夕夜饮了二盅在小店中花八毛钱沽来一斤散装绿豆烧,于是在桌上铺好红纸捏了一支秃笔在砚池中磨上香墨,写了一副斗大春联,贴在门上以舒胸怀:上联是“一脚踢出愁鬼去”下联是“双手捧进喜神来”,横批为“正大光明”,见者莫不称奇。

 正月初一出门必先向南行意为南方示生北方示死,旧时拜年身居乡里外婆家,辈份最小拎了方包当拜年,不是外公就是舅公,过了几天早先拎去的那只方包又被他人拎到外婆家,打开一看内里货色已然硬绷绷,不如而今一只电话亲热祝贺几句意到礼到方便省力,大家生活水准已提高,包不包已不在话下。

 初五是财神日,兴跳加官“送元宝”又要热闹一番,初六商店开张一直到正月十五闹过元宵方算年节过完。

 解放后兴团拜,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广慈医院时,正月初一内董德长老师带领内科同道先去王耆龄老师家拜年后又去安老师家贺年,后来因“运动”不断,团拜已然停止,打倒“四人帮”后又恢复团拜,曾有一次由莆东带领仁济医院同仁去江绍基老师家拜年,而后到黄铭新老师家拜年,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而今我们都已耋耋之年了,现在回忆当年情景还是感到十分珍惜哩。如今送走马年迎来羊岁。正是:

 一马当先奔小康

 五羊并进兆丰年

55届震旦校友 张文铨14-12-30浏览(220
 
校友心声
 
校友捐赠

 
 
 
进入编辑状态